白蛇淫传

  那一年,海宁卫周边十三镇闹饥荒;那一年,生灵涂炭,无数人与饥饿和病痛做着斗争。爹爹和娘亲没能幸免,因为有我和姐姐。娘亲在我们逃荒的路上病倒了,没挨多久便抛下我们而去。爹爹是手捧着娘亲的骨灰走的,那时我们已经到了杭州城。

  那一年,我六岁,姐姐十三岁。姐姐说,爹爹娘亲去世是因为我和她。她哭着说的。姐姐卖到李府当丫鬟,我也跟着进去了,却是当李家小少爷的书童。姐姐卖身的钱用来安葬爹爹和娘亲。我的这段记忆是很模糊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姐姐说与我听的。

  不过在我十岁的时候,姐姐被那李家大少爷收做偏房之后,她便再也没提起过那段往事。我选择忘记。我的童年便是在这样痛苦的回忆与残酷的现实的夹缝中度过的。第一章断桥烟雨清明时节,西子湖畔断桥旁。

  我立在桥头,瞧见四周游人如织,湖岸春山如黛,湖面倒影如翠,这般山温水软。和着一缕微风,湖面微波荡漾,如翠的倒影立时朦胧起来,春风醉人啊……耳畔传来一阵叮呤的笑声,扭头望去,不远处凉亭中立着两位姑娘。一个身着白衣,一个绿衣。距离虽不太遥远,但面目却看不真切,朦朦胧胧中只觉得两人巧笑嫣然,衣衫被轻风微微捋起,似要飞去一般。

  那凉亭旁的湖畔也有人在歇脚,却都席地而坐,不见有人往凉亭去。那凉亭虽不大,却也宽敞,此刻却只有她们二人,想是别人见到她们的绝世姿容,自惭形秽,不敢上前。

  又仔细瞧了那两个少女一番,暗叹了一声,转身欲走,却瞥见那白衣少女朝这边看来。此刻是正脸,虽不大仔细,却也看个大概。只见,她年约二八,肌肤似雪,眉目如画,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咦?她在看我幺?心中不由得一动,回望过去。那白衣少女脸上的笑意仿佛愈来愈浓,我低头看看身上衣衫,只觉没什么不妥,又抬手摸摸脸,难道脸上有什么东西不成?

  正胡思乱想之际,抬首一望,那女子已不在原处,凉亭中空无一人。四下里寻了一番,却没了踪迹。哎,不知何时能再遇见这仙子般的人物,如若结识,死而无憾……

  寻不见那两位少女,顿觉无趣,胡乱逛了逛,便想回了。清明时节雨纷纷,天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许多乌云,天色渐渐阴暗下来,一场雨眼看就要来了。出门前被姐姐硬塞上伞,我还不太乐意,嫌伞带着麻烦。现在看来,麻烦的晒果真有了用处。

  心中乱想,脚下却没一点停歇,凉彻的雨点很快便落了下来。行至湖畔,见不远处有一只乌蓬小船,似乎没有客人,便提高声音喊道:「船家,船家,快快送我去清波门……」

  听那船家高声应了:「嗳……来了……」

  小船慢慢靠到岸上,我便跨步上了小船。忽然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朝这边传来:「船家,船家!钱塘门去吗?天在下雨,行个方便,带我们一程。」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急促。

  不远处的柳下站着的不就是刚才的两位仙子般的少女幺?此刻她们躲在柳树下,用手胡乱地挡着树上落下的水滴,衣衫也显得有些凌乱,此时她们是那样的无助。船家看了看那少女,又回头看着我。我知道他是在询问我的意见,毕竟这船已然算是被我包下了。

  我忙道:「风大雨骤,柳下如何避雨,船家你快快送两位姑娘往钱塘门,再送我去清波门,多付你船钱便是了……」

  船家应了一声,转身高声道:「两位姑娘上船吧,这位公子让我先送你们去钱塘门。」

  那两位少女连忙上前跨上船来,白衣少女拉着那绿衣少女对着我盈盈一个万福,「谢谢公子了」。

  我受宠若惊,慌忙站起来拱手回礼,无奈船篷太矮,刚伸直半个身子,后脑便碰到篷顶了,「哎哟」一声,又坐了下去。

  那绿衣少女不禁「咯咯」笑出声来,白衣少女扭头低声斥道:「小青,不得对公子无理。」虽是斥责之言,却没半分狠意,就如同姐妹闺房谈天一般的轻柔。

  哦,原来那绿衣少女叫小青,却不知这白衣少女又叫什么。小青笑声虽落,但是脸上笑意更盛,直盯着我瞧。

  这小青约摸十三、四岁年纪,也是非一般的人物,娇俏如花,想是长成后即便不如这白衣少女的姿容,恐怕也不相多让。这船篷太小,那两位少女离我不到三尺,吐气如兰,一丝丝淡淡的香味钻入鼻中,被雨淋得微湿的衣衫贴在她们的身上,曲线入眼,玲珑无比,我的下体不由得一阵勃动。

  我脸色微红,生怕给她们瞧出什么不妥,赶忙起身撑开伞,走到船头。凉风一吹,欲念大减,心想:和姐姐也有一阵没有欢好了,难怪如此容易受刺激。今次回去,定要找个机会。

  「公子为何不进来避雨?难道是嫌贱妾薄柳之姿,不屑同仓而渡?」白衣少女在我身后幽幽道,声音娇媚无比,刚刚安静下来的阳物又蠢蠢欲动起来。我不禁暗呼:不得了,这女子连声音都无比的诱人。

  我安下心神,道:「姑娘貌似天仙,怎会是薄柳之姿,只是在下怕唐突了佳人,这才……」下体有了反应,我的话也不由得轻佻起来。

  不料那少女并未在意,接道:「那公子为何一直没有正眼瞧我一眼呢?」我听了这话,心中微微一动,轻轻扭过头,见那少女双颊如粉,一对如水的眸子毫不避嫌地正视着我,琼鼻微翘,唇儿红润,一头青丝挽在头上,一支玉钗串在其中,再配上莹莹的肌肤,好一个绝代佳人,比姐姐也要美上不少。

  我的目光继而向下探索,娇人的酥胸虽被掩盖在宽松的白衣下面,但从湿痕的皱褶处来看,那美好的形状也能想象得到,还有盈盈一握的腰身,和裙摆下露出的半只秀足,更令人喜爱。

  见我放肆的打量着白衣少女,小青怒道:「小姐,这小贼的眼睛好不安分……他……」

  白衣少女忙侧头嗔道:「小青,你……」

  小青突然扑哧一笑,低声道:「小姐的春心儿动了,嘻嘻…」她声音不大,却刚刚好让我能听到。

  见我神色一变,白衣少女脸色蓦地变得酡红,娇嗔道:「小青,你,你要死啦……」

  小青却鬼鬼地一笑,躲过白衣少女伸来呵痒的手,求饶道:「小姐,小姐,青儿知错了,过些时候青儿自当赔罪,小姐,呀!小姐不要,不要。」闹了一会,白衣少女忽然想到我还在旁边,红着脸道:「小青,这番且饶过你,以后再口无遮拦,休怪我不客气……」

  这威胁的话出自她的口中,却一点也没有威胁的味儿。只听小青娇喘着应道:

  「是,小姐,青儿以后不敢了。」说不敢,我却见她没有半点不敢的意思,想是平日里姐妹俩闹惯了的缘故。

 …过小青的一番闹腾,我和那白衣少女都有点不自在,只有那小青,一会看看小姐,一会又打量着我,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转一转,不知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尴尬过后,沉默了好长时间,雨也渐渐停了。

  这雨来得快,去得怎也这样迅速?我收起伞,负手站在船头,只听那船夫道:

  「小姐,钱塘门到了,要在哪儿下船哩?」喔?这么快就到钱塘门了啊。

  我回头望去,那小青应道:「就在前面啦,那个渡口就行了。」船慢慢靠到了渡口,见那白衣少女上了岸,我心里不由感慨,今次一别,以后不知有没?a href=http://www.687bo.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捣衷偌恕?醋怕度サ陌滓律倥俏尴廾篮玫谋秤埃倚闹幸欢溃骸复业任乙幌隆!咕蹲酝前滓律倥托∏嘧啡ァ?br />
  小青听到后面急促的脚步声,道:「小姐,那呆子追过来了。」白衣少女脚步一顿,回头嫣然道:「公子何事?」我面上一红,暗骂自己如此冒失地追过来到底想的是什么,低头瞥见手中的伞,暗喜道:「姑娘,此刻雨虽停了,但天上乌云未散,并未放晴。若再有雨,恐姑娘会有不便。如不嫌弃,在下……在下将伞借与姑娘用用……」「那公子你呢?」

  「寒舍就在湖边,即便下雨,下船便……」

  「那……」白衣少女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小青打断道:「既然你有此心,咱们也不好推脱,就只好谢谢公子啦……」说着便伸手接过我手中雨伞。

  「小青……」

  「小姐,咱们到家还有不少路哟,要是再下雨,路上便是避雨的地方也找不着啦。」

  「这……」白衣少女抬头看了看我,见我一脸的诚恳,软声道:「这便多谢公子,素贞有礼了……」接着,便是深深一个万福。

  原来她唤作素贞……

  听她说出闺名,我不禁受宠若惊,慌忙拱手道:「在下,许仙……」「见过许公子!」便又是一个万福。哎,为何如此多礼呢?

  暗地里摇了摇头,却不敢怠慢,回道:「不敢不敢,素贞姑娘不必多礼……」「那……」素贞脸微微一红,垂首道,「公子若要寻伞,便往‘下沙白府’,一问便知。」

  「呃!在下知道了。姑娘请上路吧,天色不早了,若时候晚些又下起雨来,就不好了。」眼角余光扫到小青脸上的怪异笑容,不禁浑身不自在,暗自打算下次讨伞的时候再做计较,眼下在路中央确实不能好好地说话。

  「贱妾告辞了,公子!」

  「素贞姑娘慢走……」

  第二章卿卿佳人

  回到船上,想着素贞离去的时候不时回头的情景,心头一阵激荡,恨不得立刻下船追去白府找她。可是……如此冒失,可不像我的所为。今天我是怎么了?

  「呵呵!」那船夫脸上竟也有小青那样的笑容,「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姑娘可谓是国色天香,小哥你也不用多想,她不是要你过些时日去讨伞吗?再见佳人,得偿夙愿,指日可待!」

  「呃?」刚才素贞说这话的地方离船该有十丈吧……素贞的声音又柔柔的,他是如何能听见的?见我有些错愕,那船夫嘿嘿一笑,「小哥不必惊讶,老夫并不是妖怪,只不过自幼习武,耳目也比常人聪灵些。」手上竹竿一抖,撑在渡口处的盘石上,小船便破浪而去,又接道:「小哥如有空,今后逢初七、十七、二十七这三日,老夫便在断桥下候你……」「老爷子如何称呼?」见他气度不凡,我不禁有些好奇,「候我做什么?」「小哥唤我僬老吧,至于何事,到时便知……」那僬老白发白须,头戴斗笠,身披蓑衣,古铜色的面上满是皱纹,只有那双精光闪闪的眸子……好一个神采飞扬的老爷子。刚才素贞在这,我的心神便全放到她的身上了,对僬老却是没留意。现在素贞一走,平日里那精明的我便又回来了。空有满腹疑问,僬老却闪烁其词,哎,不去想他。一路无话……僬老使船技艺高超,虽是逆流而行,小舟却也使得飞快,清波门已然不远。

  下了船去,正欲取出船资,那僬老却一抖竹竿,往江心去了,「你我?a href=http://www.687bo.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担獾人孜锢硭錾酰颗叮「缜心四阄抑肌股舻统粒洳淮螅匆蛔忠蛔执胛叶校迩宄也挥尚纳褚徽竺悦!?br />
  等我回过神来,就听远方隐隐传来一阵歌声:「?a href=http://www.687bo.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