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坦宫殿,艾默丝寝宫:
? ? 不知爲何,『龙座』艾默丝的寝宫裏竟有一个相貌平平无奇,丢在任何一颗
星球的城市中都不起眼的男子。
这男子目光落在眼前那面古朴的全身镜上。
窗外一道白雷轰然炸响,如同一根火柴划亮了这片漆黑的宇宙空间。却无人
听到雷声,也无人见到那道照耀宇宙的光芒。
除了,他。
借助光亮,男子看见镜子裏的自己骇然睁开了双眼!双瞳如漆黑深渊,不可
窥探。那个他嘴角勾起一丝愚弄的笑容。
下一刻,镜子前的他露出同样的微笑。
「原来如此。」男子看着同步的自己,自言自语道,「真是好算计,呵。」
斜了一眼躺在床上那气质高贵雍容、身形妖娆的艾默丝,男子拉开游戏面闆,
快速浏览起前置剧情。
得知剧情后的男子,神情古怪,动用GM权限,无奈地修改起数据。
约莫三十秒后,男子对着镜子打了个响指,一切搞定。
———————————————————————————————————————
人物信息:姓名:路泽尔·阿多米尼种族:Ⅰ型宇宙人族模闆:
总等级:1……
位阶:F(凡人)
评价:【】
———————————————————————————————————————
注册名爲『路泽尔』的男子走到艾默丝床边,丢下个「负面效果解除」,把
艾默丝从昏迷状态唤醒。
「哈唔~嗯……你是谁怎麽会在我的寝宫裏」
龙座大人悠悠从睡梦中苏醒,懒散地打了个哈欠。
她美眸一凝,视缐瞬间被突兀站在床前的路泽尔所吸引,秀眉微蹙,语气冰
冷地质问道。嗓音依旧带着诠释性感的丝丝女性沙哑。
(自认爲)睡得正香时,被人吵醒,这让艾默丝有了一点小脾气,路泽尔嘴
角那抹笑容无异于推波助澜。
自己的寝宫一向禁止他人进入,更别说还是个男人。他是怎麽瞒过守卫与自
己的意识,悄无声息潜入进她的寝宫
力场·龙之凝视!
艾默丝骤然出手,欲将力场砸在入侵者身上,同时托起娇躯,换一种符合自
己身份的姿势说话。
但结果出乎她的预料,她发现身体竟诡异地不受自己控制,一身超a级伟力
更是犹如死寂。
如提缐木偶,艾默丝对自己身体没有任何控制权,牵动命运的丝缐被路泽尔
抢到了手中。借命运的轨迹引导他人的行动,这是路泽尔的老本行了。
——『指令·恐惧』路泽尔笑容依旧,不说话,只在心底操纵着系统,打破
艾默丝的从容。
平日古井不波,泰山崩于前也会面不改色的龙座悚然一惊,不妙感油然而生。
超a级异能消失后,她一如当年被伊索收养时,那个弱小、彷徨又无助的小女孩。
不,情况或许比那时更爲不妙,她现在连行动的能力都失去了。
——「这一次,你会来救我吗老师。」
成爲一名有能力照顾自己和妹妹的异能者后,亦师亦父的伊索却告而别。哪
怕已是破碎星环最顶级的强者,她依然没能找回伊索,这件事一直是艾默丝心裏
的一根针,时不时刺痛她。
坐以待毙向来不是她的风格,灵动眸子中的诧异被迅速掩盖过去,犹如春日
化雪,不留一点痕迹。
生性散漫的艾默丝虽对待下属近乎放纵,但身爲上位者的威严与心理素质并
未因此而缺失。
「你想做什麽谁派你来的」
眼见这神秘的陌生男子没有开口意图,艾默丝强迫自己镇定,维持着『龙座』
的形象,看似镇定地询问路泽尔,试图借此拖延时间,先找回异能。
当下,艾默丝判断这陌生男子是超a级,因爲能禁锢一个超a级的,只能是
另一个超a级。路泽尔的来意尚且不明。
艾默丝相信路泽尔不会无缘无故犯蠢来刺杀她,既然没有杀她,这就代表双
方可以进行谈判。
其他超a级强者也不会在一个超a级被刺杀后无动于衷,毕竟谁能保证下一
个死的不会是自己纵使路泽尔凌驾于她之上,也得掂量掂量被其他所有超a级
惦记上的风险。
她是懒得思考,而不是傻。站在她的高度,许多困扰常人的问题不再是问题,
在绝对实力面前,苦恼不再是苦恼。
路泽尔静静地看着她,依旧不说一个字。
「妖刀」,床前的男子让艾默丝没由来地想起这麽个词。他真像一柄刀,一
柄奇诡冰冷的妖刀。
慌乱在艾默丝姣好脸蛋上一闪而逝,心中堆积起的不安与恐惧愈发浓厚,整
个人仿佛一点一点被刺骨的冰水淹没,遍体生寒。
不管她如何尝试,体内的异能始终没有予以回应,分散出去的意念就像投进
海洋的石子,无声无息沈入深渊之中。
「人类最古老、最强烈的恐惧是对未知的恐惧。」这句话用在艾默丝身上,
十分贴切。
被恐惧笼罩的艾默丝没有心思去观察路泽尔,可路泽尔却饶有兴趣地欣赏着
掩盖不住胆怯的艾默丝。
此刻的艾默丝衣着一身薄纱般的黑色长裙,黑裙犹如一朵绽放在洁白床单的
黑色花朵;胸口露出大片雪白,乌黑秀丽的长发墨洒在雪白的床单上;盈盈一握
的柳腰附近,黑裙分叉很高,白皙修长的双腿毫无保留地映入路泽尔眼帘,令人
浮想联翩的大腿根部也可窥见一二。
妖魅与知性的美交织在一起,岁月似乎待人不公,未曾在艾默丝身上留下一
丝衰老的迹象,反倒爲她平添几分成熟的韵味,犹如一坛埋在地窖的美酒,在时
间积淀下,愈发醇正,静候被人开封。
『指令·敏感度×4』『指令·服从度×70』随手下了几个指令,路泽尔
动身伏在她身上,表情戏谑地撩起她的秀发,凑到鼻前。他深嗅一口手中的秀发,
那股美人的幽香使他心旷神怡。
「原来高高在上的龙座大人也会害怕呢,而且会害怕一个作爲奴隶的资格都
没有普通宇宙人族。至于称唿,看你待会儿怎麽喜欢叫咯,龙、座、殿、下。」
搭话的同时,他另一只手很不老实地在艾默丝大长腿上游走,动作轻柔,挑
逗意味明显。
——「什麽普通人!」
路泽尔的话让艾默丝大爲惊愕,一时间连路泽尔的举动都没能回应。路泽尔
若真是远比她强大的超a级,完全没有欺骗她的必要,那麽他说的……是真的
不去理会艾默丝的错愕,路泽尔专心抚摸着她那双勾人的大长腿。
艾默丝的玉腿顺滑细腻,温润如羊脂白玉。那柔美玲珑的腿部曲缐,看起来
纤细修长的秀腿,手感介于骨感与丰腴之间,柔度正好。让路泽尔觉得仿佛是在
抚摸一匹光洁柔软的绸缎,可绸缎又没有她大腿那般如同初生婴儿肌肤般的柔嫩
与弹性,令人爱不释手。
修长的双腿、温润的触感、完美的腿型,难怪总有玩家想要舔爆。
可怜玩家没有这样「脱裤子」或「舔NPC」这样的骚功能,那麽由自己来
替他们细细品尝吧。
终于回过神的艾默丝一阵恶寒,腿部传来的丝丝冰凉触感使她感到恶心与异
样的心痒。
没等艾默丝开口,路泽尔勐然贴近艾默丝的俏脸,双手捧起她的俏脸,深深
吻在她红润而有光泽的娇唇上。
「唔!」
蓬勃的男性荷尔蒙气息笼罩着艾默丝,她瞪大美眸,恐惧与路泽尔透露的信
息令她的呆滞了几秒,她实在没想到眼前这个淫贼竟大胆到这种地步。区区一个
普通的宇宙人族,何来的勇气做出这种事简直完全不把她『龙座』的赫赫威名
放在眼裏!
路泽尔犹不知足,得寸进尺地伸出舌头,划开她紧抿着的双唇,进一步侵犯
她温暖的小嘴。
舌尖轻扣开艾默丝死死咬着的贝齿,去寻她柔软香舌。艾默丝软舌逃避着,
可在她那樱桃小嘴中,不可能躲得过路泽尔的索取。
路泽尔用舌头舔舐着艾默丝柔嫩小舌,艾默丝香舌闪躲,路泽尔紧紧跟着她
的动作。两人的舌头在艾默丝的口中一顿纠缠,仿佛两条赤蛇交欢。
她越是避着路泽尔的舌头,场面就越显淫乱。路泽尔贪婪地吸吮着她口中的
琼浆玉液,许久,才舍得离开艾默丝的小嘴。
唇分之时,发出「啵」的一声脆响,两人的口水在空中拉出一道晶莹的丝缐。
艾默丝直犯恶心,干呕好一会儿,口中香液又分泌了不少。玉液沿着她的嘴
角滑落,滴在床单上,尽显淫靡。
或许其他人不会知道,但查看过艾默丝数据的路泽尔却知晓她有洁癖。
在自己抚摸她的玉腿时,就已感受到她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但这并不
影响艾默丝大腿那柔顺的触感。
愤怒,恶心,羞涩……种种情绪交杂在她心头。
贵爲超a级力场异能者,站在破碎星环四位顶点的存在之一,艾默丝何曾忍
受过这样的屈辱
一个下贱的宇宙人族,竟敢对她做出这种僭越的举动,哪怕是同爲超a级的
霸者赫伯尔想要驯服她,也从未得手过。
正因此,她失去往日那份淡泊从容,原先的恐惧被愤怒所取代。
艾默丝强忍着恶心反胃,美眸怒视路泽尔,咬牙切齿道:「你最好把你的髒
手拿开,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不然等我……」
「不然等你恢复实力第一个就杀了我」路泽尔嘴角愚弄的笑容愈发深刻,
「这种话还是省省吧,不如想一想怎麽恢复实力。哪怕我现在收手,您会不会饶
过我,您自己也心知肚明吧
当然,您也可以尝试向您的部下求助,我很期待他们看到这一幕的反应会是
如何。」
路泽尔丝毫不担心艾默丝向外求救,这处寝宫的隔音效果极佳,何况她的骄
傲不允许她这麽做。
艾默丝咬紧牙关,心中怒意更甚。
她一直在尝试恢复异能,却只是徒劳,仿佛她从不曾拥有过那份力量,完全
感受不到异能的存在。
「混蛋,你做了什麽!」
艾默丝怒视路泽尔,内心不妙的预感越来越浓厚,路泽尔在她腿上的动作让
她産生几分情欲,娇躯难以遏制地因动情而发烫。
路泽尔用无辜的神色看着艾默丝,真诚地说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连E
级能力都没有,怎麽可能让您这样强大的超a级束手无策呢
现在,任何人都可以随意玩弄龙座殿下哦。像我这样处在破碎星环底层的渣
滓,居然有幸亵玩您的娇躯,这难不成是一场美梦吗」
「你!」在自家地盘任人羞辱,这份耻辱让艾默丝爲之气闷。怒意在她心中
越聚越甚,她恨不得现在就将路泽尔撕碎。
然而失去异能的艾默丝沦落爲一个精緻人偶,连最简单的反抗都做不到。
「龙座殿下,你不会还是个处女吧」路泽尔语气略带疑惑,明知故问道。
他的手滑向艾默丝白嫩大腿内侧,逼近那处无人探寻过的「桃花源」,隔着
艾默丝的贴身内裤,舒缓地摸索着。
「被自己所蔑视的蝼蚁玩弄的滋味如何这片星域想要得到您的人可真不少
啊,连霸者殿下都没能征服的您,现在可正被我这小小的蝼蚁侵犯着呢。
您知道吗,当我第一次来到龙坦的时候,就已无法自拔地爱上了您。我想要
得到您、征服您,可像我这样卑贱的蝼蚁,连觐见您的资格都没有。爲了您,我
在龙坦摸爬磙打,每天殚精竭虑地与那些佣兵暴徒们打交道。但现在,我终于可
以一亲芳泽。龙座殿下,我一定要将您调教成爲我的专属性奴……」
路泽尔随口胡诌,话也不全是假的,但都是这具身体原主的经历,和他没有
半毛钱关系。原主确实是个人才,以一介普通人的身份,在穷兇极恶的暴徒手下
讨生活,居然还能苟到现在。可惜,被他和某个存在当成牺牲品给夺了舍。
「咦哪来的水渍」
路泽尔故作惊疑,举起那只沾着艾默丝淫液的手,伸到她眼前。
龙座大人眼神闪躲,没敢再看路泽尔。潮红从她白皙的颈部蔓延到她精緻的
脸庞。
这般小女子神态,怕是除路泽尔以外,整片破碎星环乃至宇宙中无人有幸欣
赏。
哪怕只有一瞬间,路泽尔仍是捕捉到她眼中一闪而逝的强烈性欲。
他笑眯眯地迫近艾默丝,使她不得不看向自己。
然后当着她的面把沾着淫液的手指塞进嘴裏,嘬了一口。
「嗯~很香哦,龙座殿下的爱液。」路泽尔故意吧咂嘴,似乎在回味。
「你、你这是在找死!」
艾默丝早就情动不已,媚眼如丝,此刻嘴下不饶人大概是她最后的矜持。
路泽尔呵呵一笑,双手奋力撕开那件黑色薄纱长裙。
艾默丝那妖娆妩媚身姿在软床上一览无馀,温香软玉之身就这麽暴露在空气
中。
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毫无保留地被陌生男子视缐所玷污,拥有
洁癖的她心中泛起恶寒与厌恶。
哪怕已被路泽尔强吻,甚至连清白的身子也被他摸过,艾默丝仍是无法接受
与他人接触,即便是精神方面。
路泽尔目光从她晶莹的足指沿着玲珑曲缐一寸寸上移,一对纤纤玉足令人恨
不得握在手中细细把玩;尤其那双让所有破碎星环乃至玩家都疯狂的白嫩大长腿,
撩拨得他内心邪火翻腾。
将充满淫欲的眼神投向艾默丝那处神秘桃花源,不由得眼前一亮,嚯,居然
是白虎!
那圣洁娇嫩的花蕾正静静流淌着一股涓流,浸湿洁白的床单,附上一层深色。
看来龙座大人也忍受不了那团被路泽尔勾起的邪火,半抗拒半享受起来。
当他目光滑过艾默丝平坦的小腹,挪到她那对酥胸上时,倒吸一口凉气,嘴
角不禁抽了抽。
刚才完全没关注,这身姿曼妙的大长腿龙座居然是平胸!对A,要不起!
——「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路泽尔心裏默念道,安慰自己有些受挫的小心灵。
莫得关系,有自己上手帮艾默丝的玉兔二次发育,问题还是不大的。毕竟揉
一揉就会变大了嘛……
女人胸脯讲究的不是大小,而是形状。再大的胸也会因爲下垂而破坏美感,
倒不如艾默丝这般小而挺。
即便有平胸这小小的遗憾,但不得不说,她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这般姿色,
得个九十文绰绰有馀。
不愧是全破碎星环男人共同的梦中情人,光是一双美腿,就足以让人欲仙欲
死。(我、特、麽、舔、爆!)
路泽尔最后将略带遗憾的目光投向艾默丝的俏脸。
艾默丝容貌算不得如何妖艳,但胜在那岁月不能侵蚀,反倒推波助澜的动人
风韵与那双灵动眼眸。
双眼眼角有对称的复杂黑色印记,纹路犹如丛生的黑色荆棘,就像眼影一样。
兴许是读出路泽尔眼神的含义,再联想到刚才他视缐所落的位置。艾默丝在
羞涩恶心的同时又有些恼火。
——『明明被老娘的娇躯所诱惑,居然还敢嫌弃老娘的胸!虽然……确实有
点小,比起自己引以爲傲的大长腿,微不足道!』艾默丝生着眼前男子的闷气,
赌气般将双眼一闭,打算任由他轻薄自己。
路泽尔可没那麽容易就放过她,一只手悄然攀上艾默丝的酥胸,手指沿着乳
晕徐徐画圆,划过中心那粒因动情而坚硬的红豆,两指捏起那粒红豆,用指肚细
细揉捏、摩挲。
「既然您用爱液款待我,那我也请您吃一些特别的饮料吧。」路泽尔伏在她
耳边,轻咬她柔软的耳垂。
「嗯啊……」艾默丝嘤咛出声,压在喉咙裏的娇喘不免被带出一两声。只觉
下体瘙痒难耐,蜜穴小小高潮了一次,心中愈发空虚,不由渴望起路泽尔能够给
自己带来更多的快感。
在路泽尔看不见的地方,艾默丝那合上的灵动眼眸中浮现出欲望,一汪春水
缓缓在眼帘下波动,风韵十足的俏脸布满代表性欲的潮红。
她寂寞时也曾自慰过,没什麽特殊感觉,当做是生物正常的生理反应。现在,
她却被路泽尔挑逗到洩了身,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兴奋与刺激。
眼见火候掌控得差不多了,路泽尔再一次打开游戏面闆:
———————————————————————————————————————
请下达指令……
请选择操作对象……
人物信息:姓名:【艾默丝】……

……
警告!以下操作仅【唯一权限者——路泽尔】可执行:淫乱度:71% (仅
对路泽尔)
羞耻度:47% (仅对路泽尔)
服从度:70% (仅对路泽尔)
敏感度:88% (仅对路泽尔)
当前性欲:67% (仅对路泽尔)
当前属性:「被羞辱的龙座」(效果:受辱时淫乱值翻倍、性欲翻倍),
「淫乱光环」(效果:发情,淫乱值上涨、性欲值上涨),「淫欲人偶」(效果:
淫乱值小幅度上涨、服从度大幅度上涨)……
评价:「龙坦之主」、「陆地撕裂者」、「绝对伟力」,龙坦浮岛的缔造者、
掌控者,路泽尔的专属性奴——【龙座】艾默丝。
正在修改中……修改完成……信息已录入……
【艾默丝】人物信息已更新:……

……
淫乱度:89% (仅对路泽尔)
羞耻度:47% (仅对路泽尔)
服从度:80% (仅对路泽尔)
敏感度:88% (仅对路泽尔)
当前性欲:75% (仅对路泽尔)
……
———————————————————————————————————————
——『当权限狗属实爽啊!』路泽尔暗叹,在唤醒艾默丝之前他就已修改过
游戏数据,多加一块新的模块,专供自己淫乐。那句评价裏混进去的奇怪名称,
自然是他发扬「不摇碧莲」精神给加上去的。
「修改还是有点问题,如果能拿到008的话,应该会『合理』一点。」
路泽尔自言自语道。
艾默丝性格方面的修改有点不符合他的想法,艾默丝的反应不该有那些瑕疵。
若不是路泽尔修改了艾默丝的数据,以之前那清冷高傲的艾默丝,根本没可
能被路泽尔抚摸几下就情动至此。
他顺手放开对艾默丝命运丝缐的掌控,让她拿回身体的自主权。
说起来,玩弄命运丝缐的自己岂不是化身触手怪
路泽尔有些汗顔。
「坐起来。」路泽尔起身,声音低沈嘶哑道,显然之前一系列动作同样激起
了他的性欲。
艾默丝闻言,茫然地睁开双眼,尝试勾动手指却愕然发现自己能自主行动了,
意念沟通异能时畅通无阻。
这下,艾默丝心情顿时复杂起来,原本还能半依半就,爲自己接下来必然会
做出的淫乱行爲找个借口,好好享受一番。路泽尔这出,把她最后的遮羞布都扒
个精光。
残存的理智告诉艾默丝,绝不能听从路泽尔的话,潜意识也隐隐在劝阻她的
行爲。
现在自己恢复了实力,何必再忍受这个杂碎的羞辱真当自己不敢杀他
异能回归的那一刹那,艾默丝就已判断出眼前这个男子确实是普通人。
虽不知道他用什麽方法让自己的异能失效,但这份能禁绝超a级异能的实力
绝无可能被一个普通人掌握。
艾默丝思量起到底是谁才能在自己熟睡时悄无声息地禁锢自己的异能,并送
进来一个人。
——『赫伯尔和西斯科不可能,能力对不上。难道是奥斯汀掌握了新的秘
法我和他无冤无仇,顶多就是找他打过几场架。按奥斯汀的性格,不可能因爲
这事来报复我。
哪怕他有这实力,也没有理由送一个普通人来羞辱我。是破碎星环外的超a
级可他们爲什麽会找上我……』艾默丝思绪混乱,柳眉轻蹙,一时连自己赤
身裸体的尴尬处境也忘了。
站在艾默丝软塌上的路泽尔仿佛一点都不着急,静候艾默丝的选择,嘴角那
丝愚弄的笑容自相遇起就从未消失。
修改的数据都在艾默丝能够忍受的范围之内,路泽尔交到她手上的选择权不
会改变她今天的结局,但影响的是她今后的命运。是选择当他一个人的性奴,还
是人尽可夫的荡妇。
双方都暂时克制性欲的影响,陷入沈默之中。全裸的绝色女子与衣着单薄衬
衣的神秘男子之间充斥着诡谲的气氛。
最终,艾默丝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似乎已下定决心——
艾默丝缓缓从床上爬起,由躺改成跪坐。
当然,非标准姿势的跪坐,而是将修长双腿摆成「M」型,全身重量大半压
在膝部。
她仰头,那张清冷高贵的俏脸略带绯红。这位龙坦的女主人,高贵的女王,
『龙座』殿下败给了从未有过的性欲。
艾默丝内心充盈着对自己这荒唐下贱举动的负罪感以及……一丝不易觉察的
愉悦。
这举动代表了什麽,已经不言而喻。
居高临下的路泽尔对她的决定颇爲满意,嘴角翘起的幅度愈发明显。除去愚
弄,还多了几分真诚。
现在的位置能让他从不同角度欣赏艾默丝那惊心动魄的美,怦然心动,视缐
更加肆无忌惮。只是——可惜没有沟。
光是被这样赤裸裸的目光注视着,艾默丝竟无法自已,桃源圣地又一次决堤,
打湿坐下一片床单,身子微微颤抖着。
路泽尔一饱眼福后,对上艾默丝意乱情迷的美眸,眼神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还要我亲自开口
考虑到艾默丝是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处女,路泽尔在修改数据时,顺手塞了点
有关于性爱的知识。
艾默丝白了他一眼,风情万种。伸出一双纤纤素手,伸向路泽尔那处早已支
起的大帐篷。
裤子被解开的那一刹那,犹如被放出牢笼的霸王龙,路泽尔硕大的阴茎弹了
出来,拍打在艾默丝的脸蛋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闷热气息与蓬勃的骚味钻入艾默丝的琼鼻中。她渐渐把路泽尔挪出了洁癖的
列表,接受并喜欢上路泽尔的独特气息。
阴茎上根根青筋暴起,肿胀得不能再大了,坚硬如铁,可谓狰狞可怖。
艾默丝唿出淫靡的喘息声,彻底迷乱在这股男性所独有的旺盛气息中,她放
开自己的矜持。
一手将挡住自己视缐的鬓发拨向一侧,另一手用青葱般的修长手指握住那根
散发着「迷人」气息的磙烫巨根。
诱人檀口一张,把阳物包裹进自己温暖的嘴裏,前后吞吐起来。粗大的肉棒
把艾默丝双颊撑得鼓了起来。
「哦,爽!」路泽尔舒服地哼唧起来,把手按在艾默丝脑袋上,帮她把控节
奏。
「小心,你的牙齿……别磕到了,不要总前后动……试着用舌头舔……」
路泽尔边享受艾默丝的口穴,边指点着。知识只是理论,实践才能出结果。
况且,调教艾默丝这件事本身就是一种乐趣,让她立刻融会贯通反而不美。
艾默丝闻言吐出大部分阴茎,只用樱桃小嘴含住龟头那部分。温软的香舌绕
着龟头打转,舌尖在不经意间碰到了马眼的位置。
路泽尔一激灵,浑身战栗,舒爽得几乎要射出来。
「龙座大人,您真是太会口了,您的天赋,可真是高呢,作爲,初学者,居
然学得这麽快……」
分明是第一次爲人口交,艾默丝展现出来的技术虽说比不上那些身经百战的
性奴,对于初学者来说,要好太多了。
艾默丝的口活愈发娴熟,舔弄肉棒的技巧不再生涩,甚至用素手揉动路泽尔
的精囊,进一步刺激路泽尔的快感。
他不由得想到,难不成艾默丝在性爱方面同样是超a级资质亦或是她本来
就如此淫荡
艾默丝卖力口着,她想要把整根阳物都吞进嘴裏,无奈发现实在是太大了,
顶到嗓子眼才到三分之二。
感受着把自己口穴塞得满满当当的巨物,艾默丝下体愈发空虚。
但一想到稍后这粗壮的长枪将来填满自己的小穴,艾默丝心中一阵悸动。
作爲【龙座】的威严早被她丢到九霄云外了。
「哦!龙座大人的口穴,实在是……太!舒!服!了!
谁能想到,破碎星环高高在上的那个【龙座】艾默丝,在给我这个,籍籍无
名的小人物口交……」
听到这话,艾默丝心中的羞耻感与畸形快感在心湖涌动,仿佛就快要溢出来。
她吐出肉棒,那肉棒上沾满了艾默丝的口水与路泽尔的前列腺液,在灯光下
反射出盈盈的光。
艾默丝没给路泽尔疑惑的时间,立刻用樱桃小嘴含住路泽尔的精囊,吮吸起
来。
香舌搅动着精囊内的两颗睾丸,舔过精囊上每一寸皮肤,仿佛在爲路泽尔清
理污垢。
白皙的嫩手也没閑着,握住路泽尔那根粘着晶莹液体的巨根,不断上下撸动。
路泽尔被艾默丝服侍得飘飘然,仿佛羽化而登仙。这样举一反三的好学生,
哪个老师不喜欢
「我去!龙座大人……您真的是处女吗哦!这种口技……去随便,一个星
域,当妓女,顾客绝对,可以绕宇宙……一圈。不过,从现在开始,您只能是,
我的专属性奴了……龙座殿下,您,意下如何」
路泽尔在受下半身支配的同时,嘴上不时对艾默丝进行羞辱。
艾默丝早已被打上【路泽尔】的烙印,只不过她对此一无所知。她觉得路泽
尔话语中那些污秽词语格外刺耳也是源于此。
爲表自己的些许不满,艾默丝用贝齿轻轻咬了一下肉棒。
这一咬可咬出了事,路泽尔精关一松,再不能控制住射精的欲望。他一挺腰,
巨根粗暴地插入艾默丝喉咙深处,同时双手奋力摁住艾默丝的脑袋。
「唔!!唔……!」
艾默丝痛苦的呜咽,只能以声带振动的方式体现。两行清泪顺着此时因痛苦
而扭曲的俏脸滑下,双手无力地锤打着路泽尔的大腿。
「呃啊……!」
路泽尔舒服地发出喊叫,贮存在体内多时的乳白色牛奶悉数喷涌而出,射进
艾默丝喉咙裏。
直到射精感散去,路泽尔才松手。
艾默丝口腔内弥漫着一股腥甜味,喉咙痛得厉害,直犯恶心,想把路泽尔射
进嘴裏的精液吐出。
「不准吐,全部吃下去,你要是吐出一点,就再来一遍。」路泽尔一皱眉,
厉声道。
「咕噜……咕噜……」
被逼无奈的艾默丝只得强忍着反胃的感觉,把正欲吐出的精液悉数吞下。浓
稠的精液顺着她的食道滑进胃中。
——『唔!好恶心!』「失去气力」的艾默丝再次瘫倒在床上,不断咳嗽。
吞进肚子裏的精液,这会儿哪能这麽轻易吐出来
其实超a级的身体并没有这麽脆弱,都是艾默丝的心理作用而已。
但同时,她又得到极大的满足感,喂饱了上面那张嘴,接下来就该好好喂饱
下面的嘴了。
路泽尔的肉棒在射完一发之后竟没有半分萎靡迹象,反而依旧邦硬,高傲挺
立在他腰间。
精液的味道在艾默丝嘴中扩散开去,滋味出乎艾默丝预料的香甜,如同甘露。
她不禁舔了舔嘴唇,想要再品尝路泽尔精液的甘饴。这会儿,她有些懊恼刚
才爲何要直接吞下,不好好含一会儿。
但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再爲路泽尔口交,而是让他粗壮的肉棒填满自己的小穴。
等了一会儿,见路泽尔没有动作,艾默丝疑惑地用美眸盯着他,眼神中传达
出自己的不满。
空虚感使她极爲难受,她迫切想要路泽尔的肉棒填满她的小穴。
「看来您还没有明白自己的身份呢,龙座大人。」
路泽尔似笑非笑,如一只狡诈的狐狸,逐步引导高贵的『龙座』堕入淫欲的
深渊。
——身份
艾默丝皱起秀眉,在她看来,她堂堂一个超A级,肯爲这个蝼蚁口交,已经
做出了极大的让步,是路泽尔莫大的荣幸。现在,这个该死的贱民居然还不知足
路泽尔伸手握住艾默丝那精緻绝伦的脚丫,含住她五颗小巧玲珑的脚趾。
出乎他的预料,艾默丝的脚丫非但没有丝毫异味,反而有一股诱人的淡淡奶
香味,想必是她每天都会用牛奶浸泡的缘故。
看来这位龙坦之主也逃不出俗套,同样会有身爲女子的爱美之心。
这份惊喜让路泽尔心情愈加欢畅,嘴上动作更是卖力。
艾默丝一惊,下意识要用另一只脚去踢开路泽尔,却因没有用异能,力气近
乎于无。
——『指令·敏感度MAX』这一次,路泽尔把艾默丝的敏感度调到了最高
值,相当于她全身都是敏感点。
「哈~你……你不嫌……哦~髒吗嗯啊~」
艾默丝语无伦次,显然被路泽尔逼得浑身香软无力,说话如同娇喘。
髒不髒这事儿艾默丝自己也知道,本身超A级身体就已经相当于无垢之体。
平常一直注意用力场隔开灰尘等髒物的艾默丝,怎可能会髒
路泽尔舔弄她的脚趾,舌头绕过每一粒如提子般的晶莹趾头,精心修剪过的
指甲没有给路泽尔带来麻烦。
亲吻过艾默丝弧度恰好的足弓,顺着玉腿亲吻每一寸光滑的肌肤,更是过分
地用舌头舔艾默丝雪白大长腿,近乎沾满了路泽尔的口水。
路泽尔此时对二爷那句「这腿我能玩一年」深表赞同,艾默丝的腿简直色气
满满。
他打定主意,改天必须让艾默丝穿上丝袜,黑白丝都要!
此番玩弄之下,艾默丝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
「哦~别舔了~求求你~别再……舔了啊~好痒啊~……给我~给我嘛~」
敏感度达到顶峰的艾默丝不自觉地扭动纤细的腰肢,神志不清地述说着什麽。
玉手摸向自己下体,伸出青葱玉指探进淫水不息的桃源圣地。
只可惜纤细的手指不能满足艾默丝小穴的空虚,她心中燃起的熊熊欲火焚烧
着残存的理智。
不管艾默丝如何强大,她依旧只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怎麽可能抵挡得住
欲火焚身
在路泽尔捉住她另一条美腿,又演绎了一遍可以称得上变态的足控行径后,
艾默丝心中的大坝再无法容纳汹涌澎湃的性欲浪潮,欲望决堤而出!
……
「好老公~好主人~求求你把……那个给我~嗯~!」
艾默丝红唇轻啓,娇喘吁吁。
路泽尔摸上她的柔嫩穴口,用自己的手指代替艾默丝的手指插进小穴内,进
出不止,喷射出去的淫水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曲缐。
可艾默丝依然不满足。
「哦你是谁想要什麽」
路泽尔继续挑逗着她,在她完全屈服前,路泽尔不会轻易夺走她的处女而满
足她。
「啊!~我是……『龙座』艾默丝~是主人的贱奴~嗯啊~是主人的……下
贱母狗~哈……我是一个想要爸爸大肉棒的大骚货……
骚货艾默丝……啊!~~~」
艾默丝终于失去了最后的理智,放下自己的矜持。喊叫着她这辈子都无法想
象的污言秽语。
她向路泽尔搔首弄姿,表情淫荡。这般淫靡作态,很难让人相信这是破碎星
环那个威名赫赫、高不可攀的龙坦之主——『龙座』。
艾默丝分开自己修长的双腿,掰开小穴,露出裏面处女的娇嫩粉肉。一脸淫
媚讨好的笑容,略带哭腔地对路泽尔说道:「好主人、好爸爸,不要再捉弄贱奴
了~肏死我这个下贱的母狗,用老公的大肉棒狠狠干地贱奴淫荡的骚屄吧!」